从宋画看中国雅士生活 比弗利·山颂再塑全球典范山居康养大宅

北青网 2018-12-14 11:00:39
用手机看
扫描到手机,新闻随时看

扫一扫,用手机看文章
更加方便分享给朋友

历史学家陈寅恪曾说过:“华夏民族之文化,历数千载之演进,造极于赵宋之世。” 宋代最突出的成就,就是“外师造化,中得心源”的山水画,是中国绘画史上的极致巅峰。透过宋代传世的名画作品,你会发现,宋代文人士大夫是世界上最懂生活的一群人。

历史学家陈寅恪曾说过:“华夏民族之文化,历数千载之演进,造极于赵宋之世。”

宋代最突出的成就,就是“外师造化,中得心源”的山水画,是中国绘画史上的极致巅峰。透过宋代传世的名画作品,你会发现,宋代文人士大夫是世界上最懂生活的一群人。

他们读圣贤书,居庙堂之高亦心存野逸之心,向往山水,以一种悠然自在、超脱利欲的智慧发现生命的意义和价值。

一千多年后的今天,集山水大成的比弗利·山颂,正是以其崇尚自然美学,让身心“回来做自己”的人居主张,为新时代下渴望重新回归这种生活姿态的中国层峰人群,创造了通往宋代文人士大夫精神世界的无限可能。

可游可居 犹如置身宋画山水

观宋代山水画,不下堂筵,便能坐穷泉壑。听猿声鸟啼,看山光水色,可游,可居。宋画山水最为着重意境的营造,推崇情景交融的生命之美。范宽《溪山行旅图》中的商旅队伍、刘松年《四景山水图》中的文人士大夫的生活场景、夏圭《梧竹溪堂图》中的山居景色,无不激发人们或居或游山水之间的热情。

天皇山千年原生幽静山谷之中的比弗利·山颂深谙“凡山水,最要得山水性情”,懂得作为人居重要载体的建筑,必须与自然山水性情交融,方能观赏生命之大美。故而将百余栋纯粹美式大宅顺山势而立,将建筑层层叠高,看似散落却暗藏章法,创造出气势恢宏的建筑群体。

在这里,138席山居大宅成为审美对象。在国际大师的构画之下,或借溪谷、榆林、湖泊、榆林庭前造景,隐于山谷中;或屹于海拔700米的半山山顶,一览众山小。

作为中国最懂山居大宅营造之法的专家,比弗利·山颂如同宋代山水画家,将“湖”、“林”、“崖”、“居”四大元素融于一体,大胆借鉴宋代美学观念中的极致智慧——留白艺术,打造出以麓湖为近景、公园为中景、远山为背景的意境。

置身于比弗利·山颂,居住者犹如穿越到宋代山水画中,见青山白道而思行,见平川落照而思望,见幽人山客而思居,见岩扃泉石而思游。

得之自然 国际大师匠心承袭极致审美

宋代人有一种追求叫“格物”。所谓“格物”,即对事物真理的穷究,尊重规律,实事求事。在这样的“格物”精神之下,宋画一个很重要的特征就是对细节细致微的追求。

以《槐荫消夏图》为例,绘有雪景寒林图的屏风、床榻,以及条案上的香炉、茶漏、书卷、烛台无不刻画入微,将宋代文人的平淡雅的生活志趣表现得淋漓尽致。

就像宋代的画家,比弗利·山颂的国际大师设计团队以“格物”精神匠心绘作,将简素的极致审美运用于建筑空间的打造中。

你会看到,无论站在比弗利·山颂的哪个空间,都酝藏着无限美好的风景和生活情趣:山顶大宅的一层空间被完全打开,门廊、会客厅、室外庭院联通成一个没有界限的整体,目之所及开阔畅意,空间的画外之境自然而然的发生。平层大宅的客厅与室内泳池减去了多余的阻隔,恒温泳池、超大露台、GreeHouse……不需要复杂的装饰,一次快意的畅游、一阵山野气息的凉风、一棵繁茂葱郁的小树,就可以将疲惫卸下,感受生活的素美与幸福。

大雅平淡,闲和严静。传承宋画的格物精神,亚洲豪宅大匠、台湾著名设计师吴建森领衔设计的450平米云璟平层大宅和472平米比邻山顶大宅中,摒弃了大面积的雕饰,只通过局部点缀的艺术设计,实现景随步移,四季时间的流转与建筑空间的体验亦同步,最终达到得之自然的至高居住境界。

回归“慢活” 当代中国文人雅士终极山居

台湾美学大师蒋勋感叹整个宋代,从喜欢天青色汝瓷的皇帝宋徽宗,到随意一个躺在自己凉亭里思考人生的普通文人,都透露着一种非常前卫和时髦的“慢活”态度——不追逐、不附和。如是,反而更清醒地明白自己生命的意义在哪里,美在哪里。

春天到了就去看看花;闲来无事就约三两好友煎茶对饮;或独卧树荫下,听风养神……宋画中的文人士大夫,生活的闲散怡情、丰富悠然,不全是沉迷于权利与财富的追逐。

无论是什么样的身份,回到比弗利·山颂便可以放松做自已。

在比弗利·山颂山顶会客厅的名人堂,与志同道合的名流雅士分享洞见,“多少天下事,尽付笑谈中”。在充满仪式感的雅致生活体验活动中,放下所谓的“身不由已”,感受简单的快乐。

在全球首个心身健康(医学)博物馆,享受台式家医、VIP体验、身心康复、绿色医疗通道等个性化康养服务,实现亚健康的预防、诊治和康复,以及家庭健康的传承。

此心安处是吾乡。才情冠绝一时的宋代大文豪苏轼,对生命本质的思考与感悟,正是比弗利·山颂试图为中国顶峰人群重新找回的终极居住体验。当我们重新思考置业的目的,终会发现,比弗利·山颂的山居大宅的价值,不只是身份的象征、财富的积累,更是让自己、让所爱所亲之人过得悠闲、自然、健康、旷达的本源,最终成就中国新时代文人雅士的典范。

声明:本文由入驻焦点开放平台的作者撰写,除焦点官方账号外,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不代表焦点立场。